中军资讯

COMPANY INFORMATION


5700万退役军人是社会稳定力量
2018-7-1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4698        作者:未知
  • 尹卓少将曾提出:一旦制订《退役军人法》,国家还应成立一个主管部门,专门负责退役军人的问题,把维持退役军人的政治和经济地位作为一个重要的原则来考虑。


    我国几代退役军人的历史和实践证明:退役军人不仅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力量,更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

    有人说,昨天还是国家政权的“坚强柱石”,今天怎么就成了“维稳对象”?

    昨天还是保卫人民的“钢铁长城”,今天怎么就成了“维稳对象”?

    昨天还是“最可爱的人”,今天怎么就成了“维稳对象”?

    这三个问号,230万现役军人和5700万退役军人对此怎么也想不通。

    也有人说,你们在部队是“最可爱的人”,怎么一回到地方就变成“不受欢迎的人”了呢?

    你们要求这,要求那,达不到目的就上访,搞得我们不得不派人截访,不得不派人紧盯你们的行踪,浪费了大量精力人力加财力。

    你们的“上访”和“聚集”,影响社会稳定,自然也就成了“维稳对象。”地方领导如实说。

    不知何时何地的“发明创造”,在某些地方的维稳文件中,在一些领导的讲话中,“涉军人员”赫然出现在“维稳对象”之中。

    或许,最初的“发明”者并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后果:既然成了“维稳对象”,自然也就“享受”被维稳的“待遇”,抓扣退役军人甚至执行过程中粗暴动手事件时有发生。

    前不久,几省十几省退役军人集中向某地聚集,几天之后,又向某地进发,皆因此事。这样的事情如果经常出现反复出现,稍有处理不当,激化了矛盾,还真能造成危机事件,还真能影响社会稳定。

    也许,地方官员和公安人员不能理解:我们平时维稳就是这样对待老百姓的,也没见老百姓对此有激烈反应,怎么这样对待退役军人就不行?难道退役军人就特殊吗?

    嗯,这话说对了,退役军人就是一个特殊群体。谁认识不到他们的“特殊性”,谁可能就会犯错或者栽跟头。



    那么,退役军人群体到底特殊在哪儿?

    特除在这群人比常人有特殊的牺牲奉献。同龄人坐在大学里的时候,他们去当兵尽义务为国家站岗放哨;

    老百姓团圆过大年的时候,他们在部队执行的是节日战备任务;

    平常人甜蜜进行恋爱、结婚、生子的时候,他们只有15天、45天、30天来完成这些人生大事,从此长期两地分居,更别说孝敬双亲。

    当出现洪水、火灾、地震等严重自然灾害的时候,平常人可以不去,唯独他们非去不行还要冲在最危险的地方;

    当遇到战争的时候,为了保卫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和老百姓的幸福生活,他们冒着枪林弹雨炮火硝烟冲锋陷阵,以“牺牲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情怀与敌人血战。出发时是强壮的身体,带回来的是失明的双目、残缺的肢体和牺牲战友临死前“关照父母”的嘱托。谁能说这个群体不是特殊群体?

    特殊在这群人战友情深似海。他们从十七、八岁就离开家乡,一个人来到部队这个陌生的环境,从吃饭、穿衣、叠被子,到齐步、正步、跑步走,再到操枪弄炮掷手榴弹,都是军官、班长、战友一手教会,他们视领导如师长,把战友当兄弟。

    在我熟悉的人之中,新兵投手榴弹出现意外,在场的一位军官扑倒新兵并把他压在身下,手榴弹就在他们身边轰一声爆炸了,新兵得救了,干部却身负重伤;

    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为了不让战友被越军密密麻麻的地雷炸伤,一位个头高大的战士毅然躺在地上奋力翻滚,用身躯滚雷,用自己的身体为战友开辟安全通道。

    有一位参战军官,他的十几位战友牺牲了,战后,他逐一找到牺牲战友的家中,跪拜战友的父母,亲切地喊他们爸妈,坚持三十多年照顾牺牲战友的父母。

    当你看到这些,你能不认为退役军人群体,就是一个特殊群体吗?

    为什么一个退役军人被欺负,全国战友去支援?他们主观上并没有破坏社会稳定的想法,他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战友情深,他们决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欺侮他们的每一位战友。

    特殊在这群人比常人更团结。凡是他们聚集的地方,都整齐地唱着团结就是力量,这是他们在部队开饭前列队必唱之歌,

    这群人一般都是排着整齐的队伍,喊着响亮的口号,与其他闹事者不同,他们从来不做打砸抢烧祸害老百姓的事情。

    战友一人有难,全国八方支援。他们能迅速从全国各地集结到一地,这群人有很强的团结性、组织性、纪律性。因为他们是一群老兵。

    怎么看待这个特殊的群体?怎么对待他们合理的诉求?怎么处理与他们的关系?应引起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让他们穿军装时受尊崇,脱下军装受尊敬,倾听他们的诉求,落实好国家对他们的各项政策、待遇,切实帮助他们解决实际问题,他们就是社会稳定的一支重要力量。

    一旦遇到颜色革命,最挺共产党政权的就是他们,将来遇到战争,立马能上前线的还是他们,因为他们对部队有承诺:“若有战,召必回”。



    但是,如果有人拿这些人当负担,继续把他们列为“维稳对象”,侵犯他们的尊严,甚至像2012年南昌市某交警大队长殴打参战老兵并叫嚣“打的就是你们老兵”那样的野蛮态度对待退役军人,则很可能就会把这个群体推向当地政府的对立面,闹出乱子也就不远了。因此,未敢忘在这里给各级党政官员提几点建议:

    ******,视退役军人群体为“社会稳定力量”就是讲政治。

    我国******领导人对国防军队建设高度重视,对现役军人和转业军人十分关爱。他在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组建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

    此外,他还多次谈到“我也是转业军人”!在出席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团全体会议时指出:“谁是最可爱的人,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让军人受到尊崇,这是最基本的,这个要保障”。

    此后不久,国务院“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挂牌成立。

    在今年四月检阅部队时的讲话中他又强调:”安享和平是人民之福,保卫和平是人民军队之责。天下并不太平,和平需要保卫。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强军的任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迫。”

    很明显,把退役军人视为“维稳对象”与******领导人的讲话精神背道而驰。


    各级党委政府的负责人,要用这一讲话精神,校正思想认识上的偏差,牢固树立退役军人群体是党和国家宝贵财富、善待退役军人就是“强军”、“固军” 的观念。大力营造尊崇军人、退役军人的良好社会氛围。

    因为退役军人与军队建设息息相关,如果他们成了被维稳的对象,必然影响到军心的稳定、“长城”的坚固,道理很简单,转业军人的“今天”,就是现役军人的“明天”。如果数百万现役军人有了退役后“被维稳”的后顾之忧,他们能集中精力安心搞好部队建设吗?这难道不是关系到党、国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大问题吗?

    从讲政治的高度认识善待退役军人的重要性,自觉落实好现役军人、伤残军人的优抚政策,落实好复退、转业军人安置政策和待遇。视“维稳对象”为“社会稳定力量”,这才是各级党委政府应该做的。



    第二,视退役军人群体为“社会稳定力量”就是讲大局。

    5700万退役军人,加上5700万军嫂,加上至少5700万他们的子女,加上四个5700万的双方父母,一共就是七个5700万,共计3.99亿人,与退役军人有密切联系的人数,占全国总人口的28.8%!这么一个庞大的数字说明什么?说明善待退役军人,就是善待3.9亿人民,这就是大局,我们是不是认识到这个大局了呢?

    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说:“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

    很显然,一代一代退役军人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作出了牺牲和奉献,在这个群体里,党员占比比任何一个团体都高。建国69年以来,党、国家、人民和军队历来拿退役军人作为真正的同志和“同盟军”,是共产党真正的“朋友”,过去如此,历来如此,现在怎么能视他们为 “维稳对象”?这岂不荒唐?如果把他们视为“维稳对象”,如何面对与退役军人有密切联系的3.8亿人民和230万解放军官兵?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吗?

    未敢忘认为,各级党委和政府,不要上了西方敌对势力的当。西方敌对势力极度仇视******服从党的领导的人民军队,他们攻击军队的缔造者,抹黑军队的英雄模范人物,攻击军队传承红色基因和毛泽东思想,诱导大批军队建设的“高精尖”项目被强行下马,大批军工厂“军转民”,公开要求军队“国家化”,甚至蛊惑人心地喊出“打起仗来不上战场、不当炮灰”的汉奸言论。

    再联系到一些地方把退役军人作为“维稳对象”的现实,这难道不是敌对势力涣散我国防意志毁我长城的阴谋吗?我们不得不防,切不可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了。



    第三,视退役军人群体为社会稳定力量,就是讲“法治”。

     “法治”,是与“人治”相对应的一种治国方法。亚里土多德对法治的界定是:法治就是已经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服从的法律是本身制定得良好的法律。制约国家权力的滥用、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是法治的两个核心要素。法治所体现的一种依法办事的良好社会状态。

    退役军人及其亲属群体的诉求,一方面折射的是社会前期对这个群体的欠账。据资料显示,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牺牲烈士的抚恤金标准是:师级700元、团级650元、营级600元、连排级550元、战士500元、民兵民工470元,如果是病故牺牲则逐级降低100元。这是国家发的,地方政府还有抚恤金。这与现在交通事故死亡赔偿金几十万相比悬殊是巨大的。

    当然,现在经济发展了,我们不可能拿现在的标准与烈士当时的抚恤标准做攀比。但至少说明一个问题,由于当时国家还比较穷,对这部分人是有欠账的。诸如此类的“欠账”,造成退役军人心理的失衡,这是他们诉求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现有的有关转业、复员、伤病残军人的优抚政策、法规落实不好造成的。比如,转业干部降两级安排,并无任何这样的法律法规规定,完全是当地“人治”主导的结果。主要领导重视了,就安排好一些,主要领导不重视就安排差一些。所以,我之所以提出讲“法治”这个问题,就是说,退役军人权益的保障,仅仅靠几个领导提高认识还远远不够,必须把退役军人权益的保障,纳入法治化轨道,这才是长远大计。


    1944年美国国会通过的《退伍军人权利法案》在美国退伍军人保障政策史上是一座里程碑。它奠定了二战后美国退伍军人安置的法律基础,确保二战后美国退伍军人的安置工作能够在法令的指导下顺利进行。

    美国《退伍军人权利法案》的内容主要有六部分:

    (一)对退伍军人的医疗卫生保障,

    (二)对退伍军人的教育保障,

    (三)给退伍军人的住房、农场和商业资产购买和建设的贷款优惠,

    (四)对退伍军人的就业保障,

    (五)退伍军人事务管理局,

    (六)退伍军人享受优惠资格审核。

    美国《退伍军人权利法案》规定的给与退伍军人的优惠政策由退伍军人事务管理局全权负责实施,全国相关的各机构部门全力配合,国家大力扶植这项工作的开展,在财政等各方面给与支持,确保退伍军人得到实实在在的益处。

    退伍军人如何安置,这是世界各国普遍关注的问题,它事关社会稳定,民心向背乃至国家政权的稳固。

    美国《退伍军人权利法案》就退伍军人的医疗、卫生、住房、教育、就业等问题做出了详细具体的规定,帮助退伍军人在二战后更好的适应平民生活,使数百万退伍军人受惠。该法案颁布实施后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首先,它奠定了二战后美国退伍军人安置的法律基础,确保二战后美国退伍军人的安置工作能够在法令的指导下顺利进行。

    其次,它促进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大发展,为二战后美国经济的腾飞提供了充足的人才支持和强有力的智力保障。

    再次,它刺激和带动了美国经济的飞跃。充分运用立法的手段保障退伍军人的生活,这对我国的退役军人安置工作都有很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相信,我国的退役军人保障法规早晚有一天也会出台,纳入法制化轨道是大势所趋。

    最后提醒战友们,我们广大退役军人受党和部队培养教育多年,一定要坚定地跟党走,爱党、爱国、爱人民、爱社会主义。要自省、自重、自律、自爱,也要体谅国家和政府的难处,不受敌对势力的挑拨离间,自觉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感谢您的阅读,请传递正能量,拒绝冷漠!






中军科创实业有限公司©Copyright(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40579号